2009/12/30

阿美族聖山‧吉拉雅山(Gilangasan)


年初時的單車旅行匆匆的由瑞港公路過,4點由大港口進入瑞港公路,6點就見到瑞穗夜景,從太平洋橫越海岸山脈至花東縱谷,沿著秀姑巒溪開設的瑞港公路沿途景色秀麗,但還留在印象中的只剩岐嶇難行的山路與冬日靜靜流過的秀姑巒溪,對奇美部落的印象也僅停留在泛舟中點吃午餐的地方,而這段旅程的網誌也就一直擱著沒寫。不過,該還的還是得還的。

今年七月底時有某個老師請我協助崑崙垇越嶺古道的調查計畫,但講完沒多久就發生了八八水災,古道經過的金崙溪是重災區,因此也沒下文,直到近10月底時又提了奇美古道的調查計畫,請我協助記錄古道的位置。得到消息到出發僅三天,匆匆的整理行李與裝備,10/26星期一清晨6點就由屏東火車站搭徐大哥的車出發,徐大哥是三地門的排灣族人,工作是從事原住民文化工作,到了奇美部落後再與部落的阿豪大哥、一志大哥與阿誠大哥三個阿美族人會合,他們是我們這趟的嚮導與開路先鋒。

這是一趟阿美族聖山的探路之旅,我們由豐濱的八里灣爬上了奇拉雅山,沿著阿美族祖先的足跡,走在海岸山脈的嶺線上,踩過一堆山豬窩,切下山羊爬的坡,穿過奇美部落的獵場,一路披荊斬棘,走回位於秀姑巒溪畔的奇美部落。整個行程大約花了2.5天的時間,走了12 km左右,並不算長的行程,但由於奇美部落往吉拉雅山的路已經久無人行,沿途長滿了荊棘黃藤,舊時路跡已不明顯,原住民多以口耳相傳,或是實際走過來傳承這路線,久了路跡難免會淡忘於腦海之中,又植被漫生,實際的路徑亦早已不見,還存在的只有山羊覓食及山豬回家睡覺所產生的獸徑,原住民大哥們一路只能依靠印象中較清楚的地標,如山溝、大石頭及偶爾在大樹幹上發現的刀痕,披荊斬棘的前進。

IMGP8744
八里灣部落

IMGP8743
奇拉雅山的解說牌

IMGP8745
登山路線圖

一般時後,奇美部落的人要去聖山是不會和我們一樣的方式走的,但因為我們的時間有限,因此才改為從豐濱的八里灣部落上山,走至海拔926 m的阿美族發源地吉拉雅山後,再走奇美部落至聖山的傳統道路回奇美部落。下午3點,在與八里灣的族長打過招呼後,在貓空溪畔點煙及灑小米酒,和阿美族的祖靈祈求這次旅程平安後,就上路了。雖然和祖靈打過招呼,上路沒多久後就碰到長近3 m,手臂般粗的眼鏡蛇擋在路中,讓我在走這趟阿美族聖山朝聖之旅更覺得敬慎(大、小便都要跟祖靈告解一下。)

IMGP8752
出發前一志大哥先祭拜祖靈,祈求一路平安。
IMGP8748
到吉拉雅山登山口需先過貓公溪
IMGP8756
IMGP8764
貓公溪一角
IMGP8763
這邊是舊八里彎部落,地勢平坦,且植滿了九芎。
IMGP8766
舊八里彎部落現在有放養牛,到處都是牛大便。
IMGP8761
攔路勢威的眼鏡蛇

這一趟與原住民出門爬山,真的讓人學習到不少新鮮的古早玩意,鋪草為席、伐木取火、醃肉保鮮及削木製器等,一切的一切都讓我這辦公室宅男大開眼界,檢視自己背包中的物品,由於出發前老師有交代除了個人裝備甚麼都不用帶,住宿和食物原住民會準備,所以我只帶了睡袋、地墊、電腦、相機及水壺,其餘都交給原住民大哥們處理,三天中光是100% 風味鹹豬肉餐,就在我的心中及口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上山前我看到阿誠大哥把大半包的高級精鹽倒入一個裝滿三層肉(豬肉)的紅白塑膠帶中,那時我不知道那是這三天的三餐,否則或許我就會記得帶點乾糧泡麵換換口味,真的!整整吃了三天的豬肉,第一天的晚餐是很鹹的大塊豬肉 + 冷白飯,第二天早餐是熱白飯 + 鹹到裡頭的豬肉,第二天午餐走到忘了吃,晚餐是早上煮的白飯 + 還是鹹的豬肉,第三天早餐則是 白飯 + 水 + 小塊的鹹豬肉,午餐是在獵寮吃最豐盛的一餐,鹹豬肉外還有蕨菜與醃生豬肉,配上熱騰騰的飯,以及喝不完甘甜的溪水,三天下來真是令人非常、非常、非常的印象深刻。

原住民的背包是用來背獵物的,所以不必要的裝備當然一件都沒有,晚上的眠被就是身上的外套,地墊就是路旁的芒草與月桃葉,生火靠的是滿山遍野的樹木,而且九芎是最好用的,因為這趟有我這個平地聳,因此他們多備了塊大帆布,搭成天蓬以防止清晨露水從天而降,不過也阻住了我睡不著時看星星的視線,還好,我很好睡,平常出去露營都會說自己的帳篷是薄弱的防護,這趟是連這薄薄的一層都闕如,但即使連帳篷般的薄弱防護都沒有,躺在地上周圍的草還會在耳邊晃阿晃的,發出窸窣的聲響,我還是能夠一覺到天亮。

旅程中,到處都是原住民的智慧,原住民紮營要素,水源與柴火,而木柴則以九芎為優,據大哥所述九瓊比較容易起火,且燒了會變成灰不會產生木碳,且九芎是很容易萌蘗的樹種,原住民用九芎做圍牆,九決芎發芽後則圍牆則越益堅固,九芎堅韌的特性又可以拿來做各式日常生活器具。睡覺時除非是有獵寮,否則原住民一般是露天席地而睡,地上則鋪月桃葉及芒草隔絕地面的濕氣與寒冷,旁邊燒著火讓四周溫暖。

IMGP8767
阿豪大哥在幫他的獵槍上保險

IMGP8762
九芎圍牆。
IMGP8777
第一天的營地。
IMGP8789
煮飯的樣子,飯鍋上面蓋月桃葉,用九芎壓著,旁邊還可以燻豬肉。


IMGP8793
煮好香噴噴的白飯,還沒甚麼鍋巴。

IMGP8790
阿豪大哥拿九芎做飯匙。

IMGP8798
經過一個晚上的燻烤,鹹豬肉變燻豬肉了。

從八里灣部落至吉拉雅山的路是登山路線,由吉拉雅山的北面上山,沿途大部分都有步道鋪設,且路標明顯,看起來雖然久無人行,但路徑還是很清楚,被草淹沒需要開路的地方不多,水源豐沛,一路上都可以聽到嘩啦啦的水聲,營地的海拔約300 m,要爬至926 m的山頂,約3至4 km的路,林蔭扶疏走起來蠻涼爽的, 這天阿豪大哥在前方開路,上了嶺線後路上芒草變多,吉拉雅山聳立在正前方,落差約還有300~400 m。

IMGP8772
吉拉雅山是阿美族聖山,兩年前豐濱鄉公所有辦尋根之旅的活動。

IMGP8775
往吉拉雅山的路上。
IMGP8774
貓公溪的上游。
IMGP8809
IMGP8810
IMGP8816
原住民在登山路線上的營地,還放了些帆布與鍋子在這邊。
IMGP8819
登山路線的地圖
IMGP8821
IMGP8814
離吉拉雅山越來越近了,我們走的速度並不快,從營地走到這已經過了2小時。

吉拉雅山一般稱為八里灣山,也叫貓公山,雖然海拔只有926 m,但是台灣的小百岳,上面有編號91號的一等三角點,山頂上展望相當的好,向東可以看到長濱及豐濱,向西可以看到玉里及瑞穗,向北可以看到光復及太巴塱向南則可以看到秀姑鑾溪和奇美,但令我覺得驚奇的並不是它上頭的優美風景,而是這小小一個山頭,上面居然立了9個不同的紀念盃,還有個倒掉的鐵塔,看起來是吉拉雅山四周的部族都有上來立個盃,表示敬意之類的,不過把山頂弄的都是紀念盃,感覺也挺奇怪的。

IMGP8838
滿是紀念盃的吉拉雅山山頂。

IMGP8836 IMGP8862
IMGP8837
第91號一等三角點。

IMGP8854
以前吉拉雅山頂還有個通訊用的鐵塔,現在倒了。

IMGP8839
從吉拉雅山山頂上,往東北可以看到豐濱

IMGP8829
從吉拉雅山山頂上,往西北可以看到光復,太巴塱。

IMGP8830
從吉拉雅山山頂上,往西南可以看到奇美。
IMGP8831
從吉拉雅山山頂上,往東南可以看到石梯坪。

這趟調查真正的旅程,從吉拉雅山頂才開始,從這邊開始要走的路,是奇美部落傳統往聖山的路,也是獵人往獵場的路徑,我們目前的狀況就是倒著走回去,不過這一趟跟倒吃甘蔗越吃越甜可不一樣,難走的從這邊才開始。這次上山來的奇美部落大哥,已經很久沒有來過吉拉雅山,長到比人還高的芒草掩蓋了舊有的路徑及砍痕,只能靠著方向感找預計今晚要紮營的地方。

經過一整天的攀爬,我的水壺中的水所剩無幾,雖然早有警覺,節簡著喝著,但在下午三時許就空空如也,這時隊伍正陷入找不著往奇美路徑的窘境,久沒人走,路跡早已被植被掩蓋,在荒山野地中,人看起來又特別的緲小,邊走邊尋找很多年前在某棵樹上留下的刀痕,直如緣木求魚般的困難,阿誠大哥在找不著舊路的情況下,領著大伙從吉拉雅山邊直接往下切至山谷,在樹叢邊及碎石坡上挨著挨著往下滑,這時你會相信,路,真的是人走出來的。跌跌撞撞中,我們長滿黃藤的地方找到了被植物掩埋在地裡的帆布,阿誠大哥很高興的說「今天晚上睡在這邊。」我在丟下背包後,撿了撿營地附近,外觀看起來舊舊的,裡面尚乾淨的保特瓶跟阿誠大哥去水源處裝水,不看還真不打緊,看到後滿心懷疑,眼前這位在小山溝中,匯集四周流出來水的小水窪,就是我們今天要煮飯喝水的水阿!!
IMGP8867
從吉拉雅山往奇美的路上,走錯路,直接從山壁下切。

IMGP8877
吉拉雅山山邊的水源地,水只有小小一點。

IMGP8879
紮營地

IMGP8882

營地位於吉拉雅山與海岸山脈的一條嶺線間,一個水小小又潮濕的山谷中,海拔約800 m,這晚紮營時起火並不太順利,好不容易找到的一顆大九芎,但木材太濕很難起火,燒了半天反而引起一大堆濃煙,我又渴又累,又受不了嗆人的濃煙,乾脆就躺在厚厚的月桃葉與芒草所鋪成的地墊上休息,聽著幾個原住民大哥邊生火邊講笑話,不過可以感受的到,今晚的笑話並不好笑,因為大家都累了。八點左右,在一志大哥的努力下飯終於煮好了,配著早上烤過的鹹豬肉,又是頓味道十足的原民風味餐,餓的狠的我拿出鋼杯就是大碗吃飯,大口吃肉,湯只能小小口的淋在飯上,否則肯定得腎臟病。吃飽了後,阿誠大哥把鍋子洗乾淨拿來煮開水,而我也懶的等,直接鑽進睡袋中睡覺去了。

這天晚上很冷,入夜後風從靠著太平洋的嶺線下吹下來,半夜後風向改為從山谷間,花東縱谷的方向吹來,一整晚營火又都小小的,冷的大夥直打囉嗦,夜半時分,又有兩隻山羌在營地附近鬼吼鬼叫,我在朦朧間似乎有聽到阿豪大哥說要去把它們打掉的對話,但聲音還沒斷我又已經睡著。這晚我一直在作夢,受到超過12小時沒喝水的影響,盡做些在吃豆花,喝紅茶,灌可樂的夢,事後想想還真是好笑。

IMGP8885
IMGP8884
第三天的早餐,鹹豬肉粥。

最後一天的路程是最長的,從吉拉雅山腳下沿著海拔約700的嶺線往大港口的方向前進,看著GPS上的等高線圖,嶺線延伸到大奇山後往右轉,坡度始緩緩下降,但我們在大奇山前約800 m處,即往下切至奇美部落的獵場,再走個5~6 km回到奇美部落。阿豪大哥睡醒後就去探路,而我們在吃完鹹豬肉稀飯後,七點多出發,在這條嶺線上,左邊看下去是太平洋,右邊看過去是花東縱谷,吉拉雅山落在身後,中華電信全線暢通,徐大哥的電話響個不停。路上有許多看起來是Made by 山豬的營地,被滿了軟軟的芒草,看起來縮在裡頭睡覺一整個就是舒服,嶺線上大大小小的山豬窩約有20~30個,我戲稱這條路叫山豬的路。

IMGP8895
嶺線上滿是山豬窩

IMGP8899
山豬晚上會鑽到堆好的草中睡覺,白天則在草上面打滾,玩耍。

IMGP8893
在嶺線上前進,路跡幾乎已經被植生所掩沒。

IMGP8897
吉拉雅山的南面。

IMGP8912
海岸山脈的另外一邊就是花東縱谷。

IMGP8892
黃藤的果實,裡面有許多水份,渴了可以拿來咬。

IMGP8904
遠眺石梯坪

受到路上到處長滿了黃藤、芒草、懸勾子及名字不祥的植物擋道,阿豪大哥與阿誠大哥輪流在前面開路及找路,前進的速度相當的緩慢,短短的幾公里走起來像幾十公里般的遙遠。這天部落的吳大哥會從獵場方向過來與我們會合,遠遠的我們就聽到他在山腳下喊我們的聲音,在一番聽聲辨位後,才找到位置,沿著山羊的路下切至奇美部落的獵場,看到吳大哥坐在那邊悠閒的等著我們,這的地方有個奇美部落的傳說,據聞在過去有一整個階級的族人至此打獵,但碰到有出草習性的排彎族人,結果一行約18人在這邊被獵人頭,無一倖免,從此這個階級的姓就被做為這地方的地名。

IMGP8913
我們在奇美部落的獵場碰到吳大哥。

我們走過的獵場在很久以前是個奇美族人的耕地,地勢上相當的平坦,但目前是草漫荒山,成為野生動物絕佳的棲地,長滿了各種樹木,吳大哥說這邊以前在這開墾的面積相當的大,分為上下兩層,不過現在來的人少了。我緊跟著阿豪大哥往前走了近兩個小時後,於下午兩點時抵達吳大哥的豪華獵寮,獵寮的位置剛好在大奇山腳下,海拔約600 m,山到這邊地勢趨平緩,獵寮就搭在森林邊的草生地旁,到了這邊讓我最開心的,就是旁邊有條小溪澗,清徹的溪水淙淙的流著,我把背包放在獵寮中,忙把裝有泥巴水的水壺拿出到溪旁洗乾淨,裝滿溪水一壺又一壺的喝著,甘甜的溪水流進身體,堆積了兩三天的疲憊彷彿就順著被沖掉,滿心舒暢。
IMGP8915
IMGP8920
豪華獵寮

在山上令我印象深刻的食物,就是在經過三頓鹹豬肉大餐後出現的蕨菜,還有那醃了不知道多久的生豬肉,蕨菜是吳大哥往獵寮的路上採的,那長的像栗蕨的東西,吃起來有些苦苦的,但配著鹹豬肉與白飯吃根本就是人間美味。而生豬肉,我看到阿誠大哥從屋簷下的架子上拿了個塑膠袋下來,拿出裡頭醃了不知道多久的生豬肉,切成一小條一小條的,就這樣抓起來吃,活像我們吃鹹酥雞般,在阿誠大哥的邀請下,我鼓起勇氣拿了一塊起來放進嘴巴,那股油膩膩的感覺就順著喉嚨滑進了食道,當時的我…不敢咬,以後的我應該也不會再吃了吧!那包豬肉在吃完後,又包了回去,掛在屋簷下,等到下次有人想吃鹹酥雞時再拿下來。

IMGP8927
阿誠大哥切著豬肉,準備煮在山上最後一鍋豬肉湯。

IMGP8925
路上採的蕨菜,吃起來有點苦苦的,不過挺好吃的。

IMGP8923
煮飯

IMGP8926
IMGP8932
豪華獵寮中的廚房。

吃飽後出發已經是下午三點多,從獵寮回奇美部落的路上,我們經過了奇美部落舊時的水源地與水圳,據聞以前奇美部落的居民,為了引水灌概農地,全部落都出洞,把水管一段一段的扛上這荒山野嶺中,引大奇山腳下的天然甘泉至奇美部落的田地中灌溉,水圳在後來少人使用,缺乏維護後就逐漸荒廢,一部分被崩塌掩埋,成為我腳下所踏的古道,但耐著心仔細看,某些路段還是可以發現埋在地下的引水管路,露出在泥土表面。
IMGP8936
IMGP8938
奇美部落的舊水源地。

IMGP8939
IMGP8943
下山的路並不好走。

IMGP8942
這一段路面下就是舊有的灌蓋渠道,只是現在被土掩埋了。

好久沒爬山了,在山裡面時間似乎過的很慢,但趕路的時後又覺得並不是那麼的慢,最後一天我們走到傍晚六點左右才看到奇美部落的燈火,看到燈火後還要走約4 km的產業道路才會回到文物館,一志大哥帶著我們穿過牧牛的草地,一路往下切,在月光的映照下閃躲隱藏在草叢間的牛大便,又走了近 2小時,終於上了來接我們的卡車。回文物館的瑞港公路上,我在卡車上吹著風,回頭望著奇拉雅山的方向,感覺還沒回到家,但已經開始懷念山上的一切。話雖如此,下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去7-11買了個波蘿麵包和豆漿,嚐上一口,這味道還真不錯。
這趟奇美聖山之旅,所包含的內涵不只是單純的爬山而已,在整個調查的過程中,對於阿美族的祖源,奇美部落的歷史與傳說,多了許多的了解,大部分的傳說都指奇拉雅山是阿美族的發源地,在大洪水過後,阿美族從奇拉雅山往四周散布,根據日治時代著名學者移川等人的調查,阿美族的五大亞群中大部份的祖源與發展史均與奇拉阿山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除了吉拉雅山外,奇美部落的重要歷史事件還包括了大港口事件,清兵與阿美族交戰數次後無法熟悉該地形物的阿美族纏鬥,乃以懷柔政策,設計騙局,屠殺了165個港口部落的青壯年,這總兵還是沈葆禎手下開闢南路「崑崙垇古道」的吳光亮,這兩段旅程的歷史這樣串將起來,也是挺令人尋味,思緒又飄回了崑崙垇古道去了。
IMGP8800

IMGP8805
彭大的九芎

IMGP8807
盲蛛。

IMGP8870
IMGP8918
土馬棕。
IMGP8865
最後,獻上一陀山羊大便。

奇美部落
奇美古道全區距離圖 

延伸閱讀:
崑崙坳古道_初探舊古樓
崑崙坳古道_大石岩記行
崑崙坳古道_老七佳聯絡道
回憶與現實的交錯─小鬼湖林道
北大武山三度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