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7

美濃單車漫遊


某個假日的午后,太陽在滿天雲朵的遮掩下若隱若現,稍稍減弱了她的熱情,
『這真是個適合睡午覺的天氣』。
我吃飽後坐在客廳,腦袋中昏沉沉的想著,
但此時,體內的血液似乎不太安分,一股想要沸騰的衝動呼之欲出,從小腿開始,沿著大腿股動脈,流回心臟,又從右邊心室流出,到了大腦,血液體循環的速率,越來越快,而我也越來越清醒,回過神,我已經踩著腳踏車,人在中寮山山頂,今天,我要去美濃。

我要去美濃,這個念在已經在腦中盤旋許久,從網路相本中散發出的美濃小鎮悠閒風,令人垂涎三尺的美濃板條,傳統的油紙傘工藝,讓我對於這個小鎮充滿好奇。這一次,趁著美濃鎮上到處開滿了大波斯菊的季節,前去一探究竟,享受一個的悠閒午后。

從中寮山山頂,一路下滑,到了出口時我已經在台21線上,位置是溪州,馬路對面的阿公往我的方向走過來,準備到路旁的理髮店剪頭髮,走到我前面時,我禮貌性的跟他點了個頭,我是有禮貌的小孩。
『 少年ㄟ,你賣企堆阿!』
接著我操著有點生疏的台語回答他的問題,
『我要去美濃啦!』
唉!這下子真是丟臉了。

沿著台21線往東繼續騎,在進入旗山後一會右轉,沒多久我已經在美濃,遠遠的就看到路旁停滿了車子,利用假日出來遊玩的遊客,一群群在開滿大波斯菊的花田中拍照。
我看了一下碼錶,2點許,『嗯!時間還早,先繞一繞』。
我一路往美濃鎮內騎,想先到黃蝶翠谷看看,越往裡騎,路兩邊的遊客越多,偶爾可以看到跟我一樣的單車客,或是夫妻倆,或是父女檔,全家福,在美濃鎮上騎著腳踏車悠閒著逛著。往黃蝶谷的路並不難騎,已經騎了將近50km,熱開的大腿已經習慣輪子轉動的節奏,保持著迴轉速踩踏著,很快的我就到了。疑!跟印象中的黃蝶翠谷似乎並不一樣,這邊好商業化!眼前出現的景象讓我有點失望,也失去了在此多停留的好奇心。

準備回到鎮上的路上,鐘禮和紀念館又點燃了我的好奇心,總算有個地方能讓我去走走拍照,騎過橋,爬了個小坡就到了,此時紀念館前廣場大樹下有著三個騎著腳踏車的阿伯阿嬤,本來想過去打個招呼,但聽他們正在跟旁邊的小家庭出遊的爸爸談論著騎腳踏車經,也沒理我的意思,我很快的瞥了一下他們的腳踏車後,就騎進去停好,逛我的紀念館。

紀念館中靜靜的,只有一對父子在裡面的拍照留念,跟外面花海的人潮比較起來,突顯出一份這地分該有的寧靜,讓我也不敢造次,帶著一份新鮮的陌生,在紀念館裡參觀,『書!到處都是書。』一個文學家該有的樣子,想想我的書架,與書架上滿翻沒兩次,新書的味道,難怪我從來都沒想當過文學家,我想我與鐘理和先生的興趣差蠻多的,又或是花田中的大波斯菊在呼喚我,停留沒多久我就離開了。

騎著單車,延著美濃規劃的單車道,漫遊在大波斯菊花田旁,偶爾隨興的往單車道兩邊的不知名的小路騎入,也會有讓人眼睛一亮的發現,但...很多時後,都是騎進死胡同,然後摸摸鼻子東張西望訕訕的折返。我想剛剛經過,從田裡上來的阿公,看到我又騎回來,心裡應該會有些許問號吧!


















來到美濃,我很想去看看油紙傘,一路騎來雖然看到路邊有幾家賣油紙傘的店家,但...那不是我要找的,我想要尋找的是印象中在四合院中,許多油紙傘擺在地上或牆上,完成品、未完成品放滿整個庭院的景像,於是我在中正湖四周鑽阿鑽,看著路旁的標誌前進。位置在濟南堂後的廣進勝紙傘,總算讓我找到了,不過指標上指示的窄巷,似乎只容的了人過去,不願意把車丟在外面的我,只好另外尋路進去。

廣進勝紙傘的屋子中,老闆娘正坐在桌子前創作一隻新的油紙傘,老闆本來在屋外澆水,看到遊客來,放下手中的水壺,招呼著大家,
『箱子裡的油紙傘可以打開看看。』
雖然老闆這麼說,但我還是沒有勇起拿起來把玩,總覺得這油紙傘在我手上好像很容易就會壞掉,還是遠觀不要褻玩它好了,看著老闆介紹,我的快門也一下接著一下的按下。

我發現油紙傘的顏色都不太一樣,原來以為是上的顏料或油料顏色不一所造成,但老闆告訴我說,
年代越久的傘,顏色越深,也越有保存價值,廣進勝招牌旁牆上掛著大大的那把紙傘,居然比我還有年紀了,
看來油紙傘也沒有我想像中的脆弱。看著看著,好想買個一把回家送人,或是當作裝飾品,
但~~『哪有人送傘的,會散呢!』這是慈憶說的,我就是想跟你散阿(just kidding)。














雖然今天的雲層很厚,太陽大多數時間都隱沒在雲朵的後方,但色溫的改變還是能夠讓人感覺到太陽正慢慢的移動,準備回家。而我也出來一整個下午了,這時肚子提醒我,別忘美濃板條阿!對了,美濃板條,豬肉、板條、青蔥再加點中正湖旁的油蔥酥,那滋味真是令人垂涎...今天的美濃單車漫遊就以這碗美濃板條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


2007/03/07

Museum of animal specimen

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跟一堆白骨相處那麼久.......動物解剖標本館,動物生命力的另外一種延續。

屏東科技大學是一所生物資源豐富的學校,但我在那待了兩年,所知道的也只是文字上的意思而已,到底有哪些資源?說真的我也沒有一一個去參觀過。沒想到在離開學校後不久,才有這個機會了解。

我拿著相機站在動物解剖標本館內,邊問負責的陳瑞雄老師一些問題,
『一個中大型動物標本要完成要花多少時間呢?』
『這是甚麼動物?』
『海豚原來是有牙齒的?』
『標本的製作所耗的人力?』
我企圖透過問題,對這些動物的標本做進一步的了解,而不僅是表相的記錄,感謝老師不厭其煩的回答,讓我對動物標本有更深刻的認識,在此之前,我看過唯一的動物骨頭標本,記得應該是大學時生物系同學的虎皮蛙吧!青蛙的骨頭真是細。

問完一連串的問題後,我在標本館逛了一下,一方面看看標本,腦中一邊想著該如何透過相機去呈現這個地方,熊、獅子、馬、牛、豬、牧羊犬、鱷魚、海豚、紅毛猩猩、駝鳥及紅隼等等等...,這邊的標本多樣性還真高,想到這邊時,標本室內只剩下我一個人,腦中突然閃過Ben Stiller與Robin Williams的博物館驚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我掉入了自己的幻想中,各種動物就這樣動了起來,像電影中的大暴龍一樣....,是不是到了該奪門而出的時後了?還是我拿根骨頭跟動物們玩我丟你撿的遊戲,反正這邊大腿骨那麼多。


當你望著一具動物骨頭標本,你可以想像出牠是甚麼動物嗎?
羚羊、熊、獅子、豬、羊及狗,肉食性、草食性及各種食性的動物排排站,我想也只有這個時後,他們才能夠這樣平和的站在一起吧!這是白天,那?晚上呢?喔!還得請法老王來主持晚會才是。

底下這一排都是草食性的,高大駿美的黑馬及頂著大角的猛牛。
『甚麼!你說那匹馬不是黑的?骨頭是白的難道就是白馬嗎?』

看著這牛頭骨的標本,我總覺得我在哪看過。
『甚麼!並不是在像凡赫辛之類的電影裡看到好嗎?電影裡那隻牛只是被丟進磨坊裡而已。』
還記得小學的地理課本中,黃河的源頭也有一個這樣的頭骨嗎?
各式的福馬林浸泡標本,我不喜歡那味道,請原諒我無法為您一隻一隻抓出來拍照。

門上貼了標本製作的過程,或許哪天有空可以抓隻螞蟻來試試看。

民以食為天,看到這個部分,我居然想到了美式料理中的肋排,我好久沒吃過Fridays的豬肋排了,那滋味還真令人懷念。

一具標本的製作是費心勞力,老師說一個標本約需30個工作天才能完成。我看著這脊椎骨,每一塊都洗的那麼的乾淨,再一一的組合起來,真的不是件容易的工作。
看到這細細長長的脖子,有沒有讓你想到甚麼?
『八大森林世界的駝鳥,你真是太聰明了。』但是我從來沒去過那,那邊真的有駝鳥嗎?
如果真的想看駝鳥,在花蓮玉里的瑞穗牧場倒是有幾隻蠻『溫馴』的。

這隻是瑞氏海豚。我看到海豚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懷疑牠為什麼有尖銳的牙齒,難不成我一直以為海豚是吃素的嗎?

不同種類的海豚,牠們的骨骼組成構造也不盡相同,像這隻鼻子比較長,牙齒也比較多。這角度看,還真像回到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看到翼手龍出現在我面前。

從來沒看過黃頭鷺的我,今天終於一睹盧山真面目。

學校上空很多的紅隼。

一直無緣一探的藍腹鷴,好漂亮,真的應該找個時間跟學長去霧鹿林道上保證班了。

『看到熊該怎麼辦?而且還是隻蓄勢待發,要往前衝的熊。』
『不認得牠是熊嗎?』

『那看看下面這嘴牙齒,有怕到了吧!』

像這草食性的動物,它的牙齒就和靄可親多了。

浸泡的標本,內容是雞的胚胎孵化程序。

洗福馬林浴洗到翻肚的魚。

上一秒還栩栩如生,目光炯炯的綿羊...下一秒...

下一秒就化成一具枯骨,人生無常,當即時行樂。

紅毛猩猩即使變成標本,還是要有紅毛猩猩的樣子,兩手抓著樹幹,腳踩羚羊,當牠的森林泰山。

泰山偶爾也是會失足的,紅毛猩猩的大腿打上了骨釘。
老師說:『這樣可以展示給同學們知道,骨釘是如何打的。』紅毛猩猩晚上別太調皮阿!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