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07

Museum of animal specimen

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跟一堆白骨相處那麼久.......動物解剖標本館,動物生命力的另外一種延續。

屏東科技大學是一所生物資源豐富的學校,但我在那待了兩年,所知道的也只是文字上的意思而已,到底有哪些資源?說真的我也沒有一一個去參觀過。沒想到在離開學校後不久,才有這個機會了解。

我拿著相機站在動物解剖標本館內,邊問負責的陳瑞雄老師一些問題,
『一個中大型動物標本要完成要花多少時間呢?』
『這是甚麼動物?』
『海豚原來是有牙齒的?』
『標本的製作所耗的人力?』
我企圖透過問題,對這些動物的標本做進一步的了解,而不僅是表相的記錄,感謝老師不厭其煩的回答,讓我對動物標本有更深刻的認識,在此之前,我看過唯一的動物骨頭標本,記得應該是大學時生物系同學的虎皮蛙吧!青蛙的骨頭真是細。

問完一連串的問題後,我在標本館逛了一下,一方面看看標本,腦中一邊想著該如何透過相機去呈現這個地方,熊、獅子、馬、牛、豬、牧羊犬、鱷魚、海豚、紅毛猩猩、駝鳥及紅隼等等等...,這邊的標本多樣性還真高,想到這邊時,標本室內只剩下我一個人,腦中突然閃過Ben Stiller與Robin Williams的博物館驚魂夜(Night at the Museum),我掉入了自己的幻想中,各種動物就這樣動了起來,像電影中的大暴龍一樣....,是不是到了該奪門而出的時後了?還是我拿根骨頭跟動物們玩我丟你撿的遊戲,反正這邊大腿骨那麼多。


當你望著一具動物骨頭標本,你可以想像出牠是甚麼動物嗎?
羚羊、熊、獅子、豬、羊及狗,肉食性、草食性及各種食性的動物排排站,我想也只有這個時後,他們才能夠這樣平和的站在一起吧!這是白天,那?晚上呢?喔!還得請法老王來主持晚會才是。

底下這一排都是草食性的,高大駿美的黑馬及頂著大角的猛牛。
『甚麼!你說那匹馬不是黑的?骨頭是白的難道就是白馬嗎?』

看著這牛頭骨的標本,我總覺得我在哪看過。
『甚麼!並不是在像凡赫辛之類的電影裡看到好嗎?電影裡那隻牛只是被丟進磨坊裡而已。』
還記得小學的地理課本中,黃河的源頭也有一個這樣的頭骨嗎?
各式的福馬林浸泡標本,我不喜歡那味道,請原諒我無法為您一隻一隻抓出來拍照。

門上貼了標本製作的過程,或許哪天有空可以抓隻螞蟻來試試看。

民以食為天,看到這個部分,我居然想到了美式料理中的肋排,我好久沒吃過Fridays的豬肋排了,那滋味還真令人懷念。

一具標本的製作是費心勞力,老師說一個標本約需30個工作天才能完成。我看著這脊椎骨,每一塊都洗的那麼的乾淨,再一一的組合起來,真的不是件容易的工作。
看到這細細長長的脖子,有沒有讓你想到甚麼?
『八大森林世界的駝鳥,你真是太聰明了。』但是我從來沒去過那,那邊真的有駝鳥嗎?
如果真的想看駝鳥,在花蓮玉里的瑞穗牧場倒是有幾隻蠻『溫馴』的。

這隻是瑞氏海豚。我看到海豚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懷疑牠為什麼有尖銳的牙齒,難不成我一直以為海豚是吃素的嗎?

不同種類的海豚,牠們的骨骼組成構造也不盡相同,像這隻鼻子比較長,牙齒也比較多。這角度看,還真像回到侏儸紀公園(Jurassic Park),看到翼手龍出現在我面前。

從來沒看過黃頭鷺的我,今天終於一睹盧山真面目。

學校上空很多的紅隼。

一直無緣一探的藍腹鷴,好漂亮,真的應該找個時間跟學長去霧鹿林道上保證班了。

『看到熊該怎麼辦?而且還是隻蓄勢待發,要往前衝的熊。』
『不認得牠是熊嗎?』

『那看看下面這嘴牙齒,有怕到了吧!』

像這草食性的動物,它的牙齒就和靄可親多了。

浸泡的標本,內容是雞的胚胎孵化程序。

洗福馬林浴洗到翻肚的魚。

上一秒還栩栩如生,目光炯炯的綿羊...下一秒...

下一秒就化成一具枯骨,人生無常,當即時行樂。

紅毛猩猩即使變成標本,還是要有紅毛猩猩的樣子,兩手抓著樹幹,腳踩羚羊,當牠的森林泰山。

泰山偶爾也是會失足的,紅毛猩猩的大腿打上了骨釘。
老師說:『這樣可以展示給同學們知道,骨釘是如何打的。』紅毛猩猩晚上別太調皮阿!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