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6

崑崙坳古道_老七佳聯絡道


『起床了,快七點了。』?
揉著眼睛,掙扎的從睡袋中鑽出,我又在崑崙坳古道上了。
腦中慢慢浮現昨晚從學校出發到文樂,騎在沒路燈的林道上,經過舊七佳後,往下騎了好一陣後,帶著頭燈在夜中前進,攀下溪谷,捲起褲管橫渡溪流,這時月亮爬上了山頂,在月色中,一行人走在似乎不甚穩固的崩壁上,小心翼翼的前進,若不小心踩空!就會墜入那黑色空間中。經過了兩個小時後,終於到了今晚的目的地,溪底獵寮,但....望著空無一物的溪床,獵寮呢?


 『獵寮被夏天的大水衝走了』大哥在繞了溪床兩圈後回答我們,旋即在旁邊找到了新的獵寮。


夜間涉水渡河,可以看到阿彭的腳,表示他已經靠近岸邊了,否則那水可是還蠻深的。

10月26日的今天,目的地一樣是舊古樓,要走通舊七佳到舊古樓之間的聯絡道,這條路並不好走,我們由溪谷的地方,海拔約300m左右,要往上爬至1000m左右的舊古樓,一開始的陡上坡,走的大伙是氣喘噓噓的,腦袋中一片混亂。行進的當下,眼前發現了一大群的紫班蝶,還以為是走到兩眼昏花,定神一看,是真的。我們經過了一個紫斑蝶過冬的據點,成千上萬的紫斑蝶飛到這溫暖的屏東山區來渡冬,看到這難得的景象,真是讓人興奮,趕緊拿出相機,記錄這景色,但實在不容易去呈現當時的壯觀場面,實際碰到的場景還是比較感人的。




阿彭在挑逗紫斑蝶,紫斑蝶興奮的把哪話兒都伸出來了。

上午11時許,我們終於走到了舊古樓的頭目家,中間有一段路走岔了,最後是沿著山溝邊邊一路上切才到達舊古樓的運動場,原來的古道應該是在一個水溝蓋的地方就左轉往上,沒多久就會進入村落,路也好走許多,但我們一直到下來時才走回正確的古道上。

水溝蓋的照片,看到水溝蓋後應該要左轉,才會走到正確的路,否則往前直行的路艱辛。




到舊古樓,是一定要跟戰歿勇士之墓的石碑合拍一張的,但我們一行人都已經去拍過了,因此這次只有幫鰍哥與石碑合照一張,接著我去補了一些上一次來沒有拍好的照片,並下去營地旁的取水地取水,上一次來時是9月底,水量比較多,這次取水又往下走了一段,才發現水源。
當然,今天並不是來找水的,也不是來看戰歿勇士之墓的石碑,除了走聯絡道之外,要找到舊古樓的白骨塚,白骨塚,傳說之前的排灣族人會將人頭骨堆在下面,是部落的禁地,上一次到舊古樓時有提到到找,但礙於時間而無力,這次說甚麼也要找到。在尤大哥的領導下,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讓我們找到了,心中的欣喜不可言喻。

鰍哥第一次來舊古樓,與石碑合影。


後方即白骨塚,雖然白骨已不復在,但這個地方散發出來的氣習,還是讓人感到敬畏。



在與白骨塚合影後,一行人匆匆的就下山了,今天還要趕回家呢!下坡比上坡要輕鬆多了,但對於膝蓋可是像挑戰,在路走多了後,慢慢會覺得下坡是比上坡要來的累的。

15時許,我們回到了營地,匆匆的把營帳收好,裝備上肩後踏上歸途,昨晚走這段路時是晚上,在月光與頭燈的照射下一切是這麼的矇矓,但在陽光下可就不一樣了,一草一木都看清清楚楚的,危崖、峭壁、崩坍的頁岩、深浚的溪水,讓我的眼睛有點不敢相信昨天我們是這樣走過來的。

『路呢?』
『我的天阿!路怎麼是長這個樣子? 』
『我們昨天是怎麼走過來的阿!』
『晚上走好像比較不恐怖。』


在大自然前,人好渺小。

從舊古樓一路趕出來,烈日當空,水都喝光了。
大哥說,那座金色的山是金山,據說有埋藏黃金在其中。
白骨塚,上面的字被侵蝕慢慢的都消失了。

在舊古樓往白古塚的路上,我們從運動場旁下切,經過村落,村落中滿滿的仙人掌,還有可怕的咬人貓。走在滿被草叢及仙人掌掩蓋村落中,不小心踩在濕滑的頁岩上滑倒,一屁股坐在咬人貓上,那滋味可真是特別,又麻又痛的感覺,讓人難忘。

舊古樓古道,上一次來時還是雜草叢生,這次來林務局已經派人將雜草清理過,原來....古道有這麼大條。


斷掉的吊橋
尤大哥:『快去看著他爬,小心一點。』
阿彭:『快看鰍哥爬山壁的樣子。』
『我的天阿!四肢都貼在壁上了,快拍。』
『有這麼可怕嗎?』


看我準備跳......。


腳雖然沒有很長,但跳這個可還難不倒我,看我跳。

尤大哥的英姿















看我在吊橋上倒立。

記崑崙垇古道:
1.崑崙坳古道_初探舊古樓
2.崑崙坳古道_大石岩記行
3.崑崙坳古道_老七佳聯絡道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