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17

美濃單車漫遊


某個假日的午后,太陽在滿天雲朵的遮掩下若隱若現,稍稍減弱了她的熱情,
『這真是個適合睡午覺的天氣』。
我吃飽後坐在客廳,腦袋中昏沉沉的想著,
但此時,體內的血液似乎不太安分,一股想要沸騰的衝動呼之欲出,從小腿開始,沿著大腿股動脈,流回心臟,又從右邊心室流出,到了大腦,血液體循環的速率,越來越快,而我也越來越清醒,回過神,我已經踩著腳踏車,人在中寮山山頂,今天,我要去美濃。

我要去美濃,這個念在已經在腦中盤旋許久,從網路相本中散發出的美濃小鎮悠閒風,令人垂涎三尺的美濃板條,傳統的油紙傘工藝,讓我對於這個小鎮充滿好奇。這一次,趁著美濃鎮上到處開滿了大波斯菊的季節,前去一探究竟,享受一個的悠閒午后。

從中寮山山頂,一路下滑,到了出口時我已經在台21線上,位置是溪州,馬路對面的阿公往我的方向走過來,準備到路旁的理髮店剪頭髮,走到我前面時,我禮貌性的跟他點了個頭,我是有禮貌的小孩。
『 少年ㄟ,你賣企堆阿!』
接著我操著有點生疏的台語回答他的問題,
『我要去美濃啦!』
唉!這下子真是丟臉了。

沿著台21線往東繼續騎,在進入旗山後一會右轉,沒多久我已經在美濃,遠遠的就看到路旁停滿了車子,利用假日出來遊玩的遊客,一群群在開滿大波斯菊的花田中拍照。
我看了一下碼錶,2點許,『嗯!時間還早,先繞一繞』。
我一路往美濃鎮內騎,想先到黃蝶翠谷看看,越往裡騎,路兩邊的遊客越多,偶爾可以看到跟我一樣的單車客,或是夫妻倆,或是父女檔,全家福,在美濃鎮上騎著腳踏車悠閒著逛著。往黃蝶谷的路並不難騎,已經騎了將近50km,熱開的大腿已經習慣輪子轉動的節奏,保持著迴轉速踩踏著,很快的我就到了。疑!跟印象中的黃蝶翠谷似乎並不一樣,這邊好商業化!眼前出現的景象讓我有點失望,也失去了在此多停留的好奇心。

準備回到鎮上的路上,鐘禮和紀念館又點燃了我的好奇心,總算有個地方能讓我去走走拍照,騎過橋,爬了個小坡就到了,此時紀念館前廣場大樹下有著三個騎著腳踏車的阿伯阿嬤,本來想過去打個招呼,但聽他們正在跟旁邊的小家庭出遊的爸爸談論著騎腳踏車經,也沒理我的意思,我很快的瞥了一下他們的腳踏車後,就騎進去停好,逛我的紀念館。

紀念館中靜靜的,只有一對父子在裡面的拍照留念,跟外面花海的人潮比較起來,突顯出一份這地分該有的寧靜,讓我也不敢造次,帶著一份新鮮的陌生,在紀念館裡參觀,『書!到處都是書。』一個文學家該有的樣子,想想我的書架,與書架上滿翻沒兩次,新書的味道,難怪我從來都沒想當過文學家,我想我與鐘理和先生的興趣差蠻多的,又或是花田中的大波斯菊在呼喚我,停留沒多久我就離開了。

騎著單車,延著美濃規劃的單車道,漫遊在大波斯菊花田旁,偶爾隨興的往單車道兩邊的不知名的小路騎入,也會有讓人眼睛一亮的發現,但...很多時後,都是騎進死胡同,然後摸摸鼻子東張西望訕訕的折返。我想剛剛經過,從田裡上來的阿公,看到我又騎回來,心裡應該會有些許問號吧!


















來到美濃,我很想去看看油紙傘,一路騎來雖然看到路邊有幾家賣油紙傘的店家,但...那不是我要找的,我想要尋找的是印象中在四合院中,許多油紙傘擺在地上或牆上,完成品、未完成品放滿整個庭院的景像,於是我在中正湖四周鑽阿鑽,看著路旁的標誌前進。位置在濟南堂後的廣進勝紙傘,總算讓我找到了,不過指標上指示的窄巷,似乎只容的了人過去,不願意把車丟在外面的我,只好另外尋路進去。

廣進勝紙傘的屋子中,老闆娘正坐在桌子前創作一隻新的油紙傘,老闆本來在屋外澆水,看到遊客來,放下手中的水壺,招呼著大家,
『箱子裡的油紙傘可以打開看看。』
雖然老闆這麼說,但我還是沒有勇起拿起來把玩,總覺得這油紙傘在我手上好像很容易就會壞掉,還是遠觀不要褻玩它好了,看著老闆介紹,我的快門也一下接著一下的按下。

我發現油紙傘的顏色都不太一樣,原來以為是上的顏料或油料顏色不一所造成,但老闆告訴我說,
年代越久的傘,顏色越深,也越有保存價值,廣進勝招牌旁牆上掛著大大的那把紙傘,居然比我還有年紀了,
看來油紙傘也沒有我想像中的脆弱。看著看著,好想買個一把回家送人,或是當作裝飾品,
但~~『哪有人送傘的,會散呢!』這是慈憶說的,我就是想跟你散阿(just kidding)。














雖然今天的雲層很厚,太陽大多數時間都隱沒在雲朵的後方,但色溫的改變還是能夠讓人感覺到太陽正慢慢的移動,準備回家。而我也出來一整個下午了,這時肚子提醒我,別忘美濃板條阿!對了,美濃板條,豬肉、板條、青蔥再加點中正湖旁的油蔥酥,那滋味真是令人垂涎...今天的美濃單車漫遊就以這碗美濃板條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