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7

回憶與現實的交錯─小鬼湖林道

印象中風景峻麗的小鬼湖礦道,居然已經殘破至斯,大自然表現出那股不可擋的力量,至今仍持續憾動我的心。

年假應該已經結束,但由於年前我剛把工作辭掉,無業遊民趁著想玩的心還收不回來,決定去一趟暌違已久的小鬼湖,距離上一次去拜訪已經將近兩年了,時時都聽到馬路消息,小鬼湖礦道崩壞的狀況已經令人難以由此進入小鬼湖,話雖然如此,路不自己走一遭總是不甘心的。

2007/04/06

受阻的七彩湖橫斷



過年不在家,我是壞小孩。
或許是為了懲罰我...,今年似乎不是適合我出去玩的一年,所以我現在不在能高越嶺道上,而在家裡寫著這篇文章。去不成的七彩湖,或許是因為火災的關係,妳不願讓我看到妳,願明年我再出發時,妳已恢復美麗面貌。

初一搭了最早班的電聯車,除夕守歲沒甚麼睡,上車後發現車廂內沒甚麼人,將腳踏車固定好,靠著大背包就開始呼呼大睡,一路補眠到彰化二水車站,準備由二水轉集集線至集集,開始我們的單車行程。沒想到二水車站到集集車站這段火車,真是讓我永生難忘,我從來沒有想過一列火車可以坐這麼多的人,時間似乎回到很久以前在陽明山擠260公車的感覺,整列火車塞的滿滿的,外面的人用力把最後一個站在門邊的人往內推,車門才關的上,在這種情況下,連一個人都不容易上車,而我們還背著25kg的大背包+車袋裝著的腳踏車。

上車後,我很快的看了一下車上的空間,實在不知該站哪才好,大背包在這個時後蠻累贅的,更別提腳踏車,車門口的三個妹妹看我有點狼狽的樣子,竊笑,而我在不停著上車的人潮中隨波逐流,總算也擠到門口的位置,把腳踏車擺好,然後盡量讓自己不要妨害到別人,感謝三個妹妹讓位置給我。疑,李源呢?早就不知道被人潮衝到哪去了,我們下車再相會。

過年期間的集集怎麼那麼多的人?大家初一都不回家的嗎?怎麼都跟我一樣不乖不在家。一下火車,月台上的人潮讓我嚇呆了,到集集鎮上遊玩及要換車到水里參觀的的遊客,通通都擠在月台上,我惦起腳,往月台的另外一頭望去,企圖尋找李源學長的影子,一個背著大背包扛著腳踏車的單車行者,應該不會很難發現吧!哈,說的容易,我只看到一堆人的頭在月台上晃來晃去,原來長的比較高的視野也只有這樣而已。

雖然我找不到李源學長,但是我的大背包與腳踏車很快的讓我變成目標,月台上的台鐵人,走過來跟我打哈拉!
『背那麼多要去哪裡?』
『我要去丹大林道,七彩湖阿!』我很興奮的回答,旅程中有這樣的機會與人交談是最愉快的。
『騎腳踏車去,這樣騎的上去嗎?』
『慢慢騎,要去四天,一定上的去的。』自信的牡羊座。
等沒多久,學長還是沒出現,而跟我同一車廂的幾位山友下車來也跟我聊了幾句,物以類聚,同樣背著大背包的旅人總是會聚在一起聊幾句,互相加油打氣,希望這一趟大家都能順利。很糟糕的是,我已經忘了他們要去哪了,只記得也是好幾天的行程。

終於,學長從月台的那一側慢慢走來,從他的臉上,寫著NRS真的太重了,他要一台10kg的車...。
『剛剛月台人員建議我們騎到水里,不要上火車了,應該不到10km。』
望著往水里的車上滿滿的人潮,再看了看要出站的人的盛況,不要說火車上不去,連出站都有問題。於是我們沿著鐵道,直接走到大街上,這樣的出站方式真不一樣,應該不會有人來抓我們吧! 這麼多遊客,台鐵應該不會在乎我們兩個沒從正門出去吧!

把單車組好,背包上肩,我們的七彩湖橫斷之旅,要從集集開始出發。
事前,我從來都沒想過,更沒背過我的75+15L Lowe登山大背包騎腳踏車,一騎上車,那感覺還真是有千斤壓在背上的感覺,看著車子的碼錶,轉速從平常的80-90rpm,驟降至60rpm,大背包的影響真是大。從路旁的店門玻璃中看到我自己,我的天,我好像背了艘船在騎車。
由集集出發往水里,再水里用過中餐後,再沿著台16往地利出發,一路緩坡向上,剛剛好讓我們有熱身的機會,兩雙腿肌肉也慢慢的熱開,而我早已汗流浹背。過年為什麼不好好待在家,要出來修行呢?

照片中路的那一頭就是地利村,從水里到地利,再到丹大吊橋的路程約20km,一路上上下下,輕裝騎起來當然是清鬆愉快,但是背著25 kg的大背包保證不會與輕鬆兩字有甚麼關係,一路緩緩的前進,不時停下來拍照,想藉著拍照的機會,稍事喘息。忘記在哪看過這句話,走路太慢,開車太快,騎單車剛剛好,騎著單車旅行,讓人看到看到更多更美的世界。



地利村是這一次旅途的最後一個補給站,再往前進就會到達丹大吊橋,丹大林道的入口,我們在地利休息時,碰到一位大哥,他是台北人,到這個地區來休假,對這個區域很熟悉,算是他的其中一個家,騎了台越野機車到處跑,這樣生活還真是令人有點羨慕。從大哥個口中,我們得知除夕有一個人從丹大林道步行上七彩湖,昨天是他的第一天。

在地利把該補給的補完,打個電話報平安,下一次打電話,就是從花蓮出現的時後了。一切就緒,我們就出發往丹大吊橋前進。這一段路,上上下下,磨人耐心,還好沒有多久就下滑至丹大吊橋,丹大溪、郡大溪與濁水溪的交會口。






敏督利颱風帶來的七二水災,孫海橋被沖毀,孫海橋是台十六線的終點、丹大林道的起點,從孫海橋斷後,這個丹大溪流域的許多問題浮現,橋樑沖毀後,高山濫墾、盜伐、破壞生態、就暫時告一段落,丹大林道原來是一條伐木林道,後來成為台電的保線道,由台電負責維護,但由於地處林務局的事業區,因此管理單位是林務局,還有高山蔬菜與林木盜伐匪類橫行其中,總而言之這是一條背景還蠻複雜的林道。

照片中所看到的,就是被敏督利颱風帶來的洪水沖毀的孫海橋,大自然的憤怒讓它橫躺溪中,用來敬告經過的旅人,必需尊重大自然。

1月4號的禁止進入的告示牌



過了丹大吊橋,我們終於踏上這次旅程的重點,丹大林道,但是情況並沒有讓人比較興奮。
眼中只見到,林道蜿蜒而上,重裝的我們只能夠把檔位放至最輕,在不知道坡度幾度的林道上緩緩的前進,踩著踩著我已經顧不得在後面的學長,腦中只想著快點到達二分所休息一會。 重裝的的單車旅行和輕裝不有很大的不同,爬坡時差異尤其明顯,這時單車的傳動系統順暢度影響遠比輕量化來的顯著,好不容易在車體減掉的重量,通通在裝備上補回來,再者撇開前後齒輪比的問題,9速對8速飛輪的優勢在這段山路上完全的顯現,真是辛苦學長了。

結果是甜美的,過程則是艱困異常,雙腳拼命的維持一定的轉速,身體盡量貼近龍頭,以防車前輪翹起,兩眼一直盼著路旁的公里數指示牌,每500m出現一次,在這種情況下實在讓人騎的很無力,因此沒多久我就在路邊喘了,找了一塊石頭靠著擋風,我居然睡了有10鐘之久..,但依然不見學長的影子,因此自己又再上路,到達2分所時已經快六點,短短的6km,居然騎了近2小時。(按:用跑的都不用那麼久。)

二分所

二分所的狗


等到學長上來已經是近六點半了,已經累個半死,因此我們決定在二分所外紮營,為了怕吃麵會容易餓,因此這次準備了白飯。這可不是普通的白飯,而是研究了老半天的自製乾燥飯,兼聚輕量且可以快速烹煮好的乾燥飯,在家裡做好,帶上來煮,花不到三分鐘,我們就有熱騰騰的白米飯吃了,而且還不用擔心會燒焦,在山上吃著白米飯,配上泡菜與肉鬆,再喝碗酸辣濃湯,真是美味。吃完就可以準備睡覺啦!



丹大林道上的山洞,騎著單車下滑,經過山洞真是一件痛快的事情。為什麼痛快?因為經過昨天的痛苦上坡,下坡總是令人愉快的。..........怎麼已經在下滑了?














初二,我們出現在地利村,打電話回家報平安,說要回家了。七彩湖之旅,被林務局的政策橫斷了。
據二分所及路上碰到的林務局人員告訴我們,除夕晚上接到電話記錄,
『春節期間嚴禁人車上山。』甚麼鬼阿!...
在騎了6km的硬陡山路後,聽到這樣的消息,真是令人喪氣,
且我覺得二分所管制站的林務局人員,態度很不好,或許我是個澳客吧,!不過也沒必要講了兩句後就躲進房子裡不理人,甚至連我們要在大門口外的空地紮營都不肯,更別說借水之類的了。沒有想到保衛台灣山林的管理者是這個樣子,實在令人洩氣。
但,因為這個命令,在不願意非法入山的前提下,我們只得打到回府。真是沒力....。
要回家了,打個電話報平安吧!



回程的集集車站依然人潮洶湧 ,而我已經沒有昨天的興奮心情,都是林務局惹的,好好的一個新年假期計劃,就這樣被中止了。

行程受阻大受打擊,真是落陌。

鐵路集集線與西部幹線交會

後記:

想不懂,為什麼新年假期要管制上山,要到除夕晚上才發布命令,我們的入山證早在一個月前就辦好了,半個月前也打過電話到丹大工作站問狀況,火災發生後也問過,都沒有人告訴我們不能上山,而除夕還有一個人從丹大步行上山至七彩湖,春節就管制。

我可以理解,春節期間林務局人力不足,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下,管制人車上山的做法,但是發布的時間未免太晚了點,你早點說我就不會去了,沒必要等我已經到半山腰了才告訴我不能上去,黑漆媽烏還要趕人下山,惹人厭。換個空間想,七彩湖又不是只有丹大林道可以上去,走萬榮林道一樣可以爬到七彩湖,從那邊上去的人就不用管制。下一次的七彩湖,就從萬榮林道上,丹大林道下好了...這樣管制哨就沒辦法管制了吧!

真不知道管理者腦袋裡面裝的是甚麼。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