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10

崑崙坳古道_初探舊古樓


寫在崑崙垇的第二個寧靜的夜,魏董─早就睡死了,阿彭─在它崑崙坳地圖中幻想,彭彭跟尤大哥去夜遊,靜靜的夜中沒聽到槍聲,看來今夜並沒有好收獲。暑假迄今已經過了大半個月,或許是經歷了一個豐狂暑假,又或是剛踏進工作崗位,紛紛擾擾的事接踵而來,讓我措手不及,導致生活一直沒有穩定的感覺,心靜不下來,想著離開座位、遠離鍵盤,找個能夠放逐自己被禁錮心靈的地方,這次的崑崙垇之旅,給了我一個絕佳的機會落跑

崑崙坳古道修建於1874年,是台灣第一條由西向東的越嶺古道,修建的原因是由於1873年日本藉口屏東牡丹社「番人」殺害遇風漂流到該地的琉球人,派兵登陸屏東,史稱「牡丹社事件」,後來清政府為了鞏固台灣東部後防,將排灣族出入路徑整建成為西起高雄鳳山、東到台東卑南的道路,全長一百零五公里。「崑崙坳」,是排灣語「古樓」的譯音。

當時福建海防大臣沈葆禎負責處理牡丹社事件,他在日本來離開後開始經營台灣。當時台灣的經營政策受北洋大臣李鴻章影響,指出東部地區「平衍膏腴,百物殷富。」,開啟東部發展與台灣現代化之契機。而沈葆禎也根據此擬訂著名之「開山撫番」政策,獲清廷大力支持。當時的政策具體實施辦法之一即為打通西部與東部間之交通路線,以克服東部地理環境限制,利用軍隊力量,分北(蘇花古道)中(八通關古道)南(崑崙坳古道)三路棧道進行。南路主要位於台東縣境,主要沿金崙溪開闢,即崑崙坳古道。

這次的崑崙垇之行,很Lucky的有文樂的尤大哥為我們開路帶路,尤大哥原住民名字叫"一角"漢名叫尤振成是屏東來義鄉原住民生態保護登山協會理事長也是屏東救難協會的班長,這對一向出野外打先鋒的我而言無疑省掉很多困難,整個行程走下來只有輕鬆兩個字可以形容,有些路段甚至讓我感到無聊,在此要感謝尤大哥的辛勞,獨自一個人,劈荊斬棘5、6 km,手起刀落,古道現身,矯健的身手實是令人驚仰。

在前進的路上,由於大伙腳程不同,我又愛東拍西照,偶爾僅有自己一個人獨自走在古道上,雖然知道伙伴就在前方,但距離相隔遠了,心中仍然不免緊張,是還不習慣自己一個人吧!邊走邊想著,腦中電光一閃,這種緊張的感覺好像似曾相識,在南仁山也經常出現,我在害怕,害怕在這原始的環境中,會出現自己無法應付的狀況,勇者無懼?真的能無懼嗎?事實上還是有很多需要擔心的,例如原來清晰可辨的路跡消失(害怕迷路)、走著走著腳踩空往旁邊的斷崖滑下去(害怕墜崖),蜜蜂小蟲在身旁嗡嗡叫(害怕蜂螫),古道上的狀況還真是多,熟能無懼?只有小心才是上策,神經還是繃緊一點好了。

第一天下午就碰到下大雨,全身上下都濕透了,自此鞋子再也沒乾過,原來想說不是第一次濕了,保持身體的乾燥不會冷就萬事沒問題,但沒想到連續三天腳都濕濕的,居然長了濕疹,下山後真的是從腳癢到心中,加上潮濕導致皮膚皺折,走起路來還真是不舒服,居然會有痛的感覺,讓人不得不去注意兩隻腳掌的健康狀況,看來又得去找雙合適的鞋子,防水快乾,再加上快乾的襪子,應該可以有一趟較舒服的旅程,又要敗家了。 人的能力,經常可以由他所使用的裝備看出些端倪,能力強的,身上的裝備再簡陋,仍然能傲視群雄,散發出不同凡人的氣息,像我這種,只能靠裝備補能力的不足,看著尤大哥輕裝簡從,再回頭看自己的大背包,哪來的那麼多東西好帶阿?看著大家穿雨鞋就趴趴走,為什麼我不行阿?腳長的怪...認命吧!呵呵。力不足,就只好靠裝備來平衡一下吧。


這次的目的地是古樓社遺址(現稱古樓舊社),根據出發前所得到的資料,古樓社遺址有四百餘間荒廢石板屋,徒留斷垣殘壁淹沒在荒煙蔓草中,部分尚有完好的樑柱、窗戶、水甕,昔日的村中道路中有許多的仙人掌,當時擁有一千人口的村莊,為排灣族昔日曾經繁華一時的大部落。第二天中午我們就到達了舊古樓,並且決定當天在附近紮營,尤大哥還帶我們到營地下方的小溪取水,在山上有水真好,我趁機就把流了一天汗的衣服洗一洗,洗過穿起來特別舒服。由於時間的限制,我們並沒有到古樓舊社的遺址內去,僅到一個連頭目家遺址參觀,遺址上方還有一座齊人高的石板墓碑,刻有「戰歿勇士之墓」六個大字,石盃有點歪歪的,好像快倒了,這是當年太平洋戰爭如火如荼時,日軍召募原住民參加「高砂義勇隊」,投入戰場,而後勇士戰死異鄉,遂立墓碑於故土。看著墓碑,我心裡在想,為什麼刻的是國字楷書呢?


戰歿勇士之墓合照


勇士這邊指的是參加高砂義勇隊的原住民勇士
 

藏在雲霧之中的久保山

向晚衣丁山畔出現了彩虹



在山上有碗暖暖的奶茶喝真是過癮

再一次有請林大哥的哈特佛載我上山



在這條古道上,排灣族建設所留下的遺跡也有好幾處,一路上看到田地的駁坎,開墾面積之大令人乍舌;兩處水溝,還有水溝蓋呢!還有水井,當然現在已經沒有水,但尤大哥說往下挖就會有水了。為什麼在這種地方要建水溝呢?是為了要引水灌溉田地嗎?這是我覺得比較合理的解釋,當場沒有進一步的問尤大哥,找個時間應該問問。
排灣族所興建的水溝


舊古樓高頭目的家

這是原住民用來烤芋頭的烤芋頭窯

清朝打通「崑崙坳古道」後,有駐軍於此。那天下午,我們延著舊古樓往來義的古道前進,慢慢閒晃了約兩個小時,走到了清朝營盤遺址,由於天色有點黑,天空又飄著細雨,當時匆匆拍完照就閃了,但該處房屋基石的疊石方法與排灣族的砌法明顯的不同,砌的圓圓的,牆也比較高,據聞當時有400坪的營地,但我們只找到一個小角落,時間不足,就沒認真找,留待下次再來瞧著清楚。
 
梯田

過了久保山鞍部不久開始起大霧這地區下午的天氣似乎都不太好




展望點的合照後方可以看到大漢山

 
出野外,爬山、騎腳踏車&調查,感覺都蠻辛苦的,活動的過程中心中都只有一個"髒"字,人活的好好的,放假為什麼不在家睡覺,要來這種鬼地方虐待自己?為什麼為什麼?越累,越不會去想有的沒的,靈台越清明,遠離塵囂所得到的感動,讓人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自虐,當然這次也算是工作的一部分。晚上夜深人靜,尤大哥去打獵回來了,今天的收獲真的不太好,難道是因為我們這些平地人上山,動物大老遠就聞到味道,都躲起來了嗎?我坐在石板上,縮著腳,仔細聽著四周的聲音,害怕在這排灣族的舊遺址,會有百步蛇出沒,不過蛇到沒半隻,滿地的馬陸到是令人有點心煩,這邊的馬陸還蠻特別的,比較大隻之外,抓起來還不會蜷起來。

我的第一次崑崙坳,雖然下山後心中並沒有滿足的感覺,但是整趟過程下來,還是獲益匪淺,期待下一次再來。



記崑崙垇古道:
1.崑崙坳古道_初探舊古樓
2.崑崙坳古道_大石岩記行
3.崑崙坳古道_老七佳聯絡道

崑崙坳古道─舊古樓照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