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4

馬尼拉觀光‧馬尼拉大教堂&聖地牙哥古堡(Fort Santiago)

少了世界遺產的光環,加上整個下午的教堂轟炸,讓我們倆個對於馬尼拉大教堂ManilaCathedral顯的有些疲乏,但衝著它是馬尼拉最大的教堂,而且是往聖地牙哥堡(Fort Santiago)必經過,我們倆還是懷抱著好奇的信情前往探訪。

ManilaCathedral
不可諱言的,馬尼拉大教堂只能用宏偉華麗形容,寬廣的面寬,三個超大雄偉的拱狀大門位在一層層疊高高的階梯之上,高聳的尖塔,還有一尊尊神職人員巨像像門神般的站在教堂前方,教堂正前方還有個佔地頗廣的公園,整座教堂顯出不凡的王者氣勢,不愧是馬尼拉第一大教堂。

馬尼拉大教堂

雄偉大拱門

我們倆一步步爬到那階梯最上方,走進教堂內,看到遠遠的神壇有幾個小小的人影,正準備拍團體照,看的出來這邊下午也舉辦了場盛大的婚禮,

現在的馬尼拉大教堂亦是二次世界大戰後重建的,教堂內空間大的不可思議,內裝只能用氣派來形容,全部都像國王城堡般的把石材當做建材用,兩個人都抱不住的超大支柱,撐起6個大圓形屋頂,每個中間都還有個大十字架,這邊的觀戰重點在於五顏六色的彩繪馬賽克玻璃窗,每個窗子上的顏色繽紛,繪著一幅幅的圖像,我想,上面畫的應該是聖經故事吧!

馬尼拉大教堂裡面

華麗的馬塞克彩繪及寫實的雕塑

圓形大十字架屋頂

在教堂結婚的新人

新人的結婚禮成奏樂離開教堂,在教堂門口拉起花炮,我們也結束了這趟馬尼拉大教堂之旅,轉往在不遠處的聖地牙哥堡(Fort Santiago)。

新人一家聚在教堂門前告別

Fort Santiago

沿著馬尼拉大教堂旁的路一直走,走到有馬車的地方就是聖地牙哥堡了(MAP),外觀看起來像是個大公園一樣,前面還停了許多馬車,這些馬車應該是帶遊客參觀Intramuros(西班牙古城區)的吧!

穿梭在Intramuros的馬車

付錢買票( 75 p)走進鐵門後,似乎是進到了個公園,中央是一大片的草皮,旁邊圍繞著平整的道路,路旁擺著座舊時火炮,路上遊客三兩成群逛著,還有馬車跑來跑去,草皮上面栽植著不少棕櫚科植物,還有幾棵大樹看起來頗有年歲,點綴在公園外更顯綠意盎然,草皮上還有些銅雕,那是在描述菲律賓人被西班牙迫害的事情。

售票口






舊時打仗用的火炮

聖地牙哥古堡地圖

和亞瑟王的鳳城不同,城門口並不是正對著連結護城河兩岸的橋樑,遊客像魔戒中的強獸人,一波波的過橋,進入城中參觀,還有不少會在城門口攪笑拍照留念,要是舊時城主看到應該是會暈倒。正我們過橋時,遠方的大樓頂,有架直升機時起時落數次,看起來可能是在練習降落,算是我們進攻古堡前的小插曲。

聖地牙哥堡城牆外圍






直升機在練習起降

聖地牙哥堡位置在 Intramuros 的西北, 1571年開始建造,經過了約 150年完成,位置河口,緊鄰著馬尼拉灣,最初設置的目的西班牙人要阻嚇外敵和海盜,這邊在二次世界大戰時因為美軍與日軍對峙,遭受過猛烈的攻擊。菲律賓人又稱聖地牙哥古堡為「自由神殿」 (Shrine of Freedom) ,以紀念為菲律賓獨立而捐驅的人。



城門上頭有著許多西班牙風格的旗幟,戰馬等雕刻,相當的細緻,有中古歐洲的味道。

城門的雕刻

西班牙人過去利用這地方監禁囚犯,有無數菲律賓人在這座古堡的水牢裡喪命,曾經囚禁無數的菲律賓愛國者,因此進城門後會看到地上有兩只銅腳印直往城堡中延伸入,那是曾經被囚禁在古堡內的死囚腳印,因為當時死囚有帶腳鐐,步幅相當的短,因此腳印的步幅也很小,這些腳印一路延伸,引出聖地牙哥堡與菲律賓那段被殖民統治及戰亂紛擾的黑暗年代。

往城內延伸去的死囚的腳印



聖地牙歌古堡內的建築,被備戰火摧殘,建築的樣貌僅剩殘破不堪的磚瓦。






河口旁有個小崗哨,站崗的衛兵看我在那邊看似漫無目的遊蕩(其實是在看地下水牢),走過來和我講話,但他似乎太急燥了,而不瞭解這地方歷史背景的我還沒進入狀況,兩個人雞同鴨講,又直催著我跟著她走只聽到他看來是要帶我去看什麼地方,又擔心我錯過了重要的事物,直和我提醒。

結果…他帶我們倆去看的地方介紹牌上寫著「Dungeon」,我看這地牢看起來跟我們常見的監牢不太一樣,因為它是囚禁重犯的水牢,當時把人囚禁在裡頭,等到潮汐上來,裡面的人就被淹死,整個聖地牙哥堡內有不少這樣的設施,不少菲律賓人死在這邊,算是個重要的參訪地點,不過也因為這些過去,聖地牙哥古堡,被菲律賓人視為個悲憤的古堡。

被士兵搭訕


地下水牢

黎剎,José Rizal (1861-1896)是個菲律賓學者,亦是位愛國者,在菲律賓被西班牙殖民時代時他則是個激進的改革者,他是菲律賓的民族英雄,菲律賓的國父。他發動菲律賓的革命運動,在一次往古巴的路上被逮捕,送回聖地牙哥古堡監禁,最後在軍事法庭被以判亂(rebellion)、煽動(sedition)及陰謀論(conspiracy),1896年12月30日被西班牙人處死,當時是35歲。(資料來源:WIKI, José Rizal)

José Rizal (圖片來源:Wiki)

因此,在聖地牙哥堡中的聖地牙哥堡館中,展出了紀念José Rizal 在被囚禁於聖地牙哥堡時的遺物,包括有醫學用具、書籍、手稿、木雕刻、油畫還有使用的傢俱及紀念物等。站崗的衛兵真的很希望我能了解他們的國父,在押著我去看地下監牢後,跟著就直提醒我們一定要去聖地牙哥堡館參觀。

聖地牙哥堡館是一棟2層樓的建築,最外面有個大斜屋頂,屋頂的屋瓦已經有很多都剝落了,算是歷史的痕跡,頂樓外頭還有個José Rizal的塑像擺在門外,這旁邊有條通道可以進入聖地牙哥堡館的室內展間。



這邊真的是個悲痛的古堡,裡面展示的事物都讓人HiGH不起來,看起來就是沉重的感覺,我們倆看到了José Rizal被監禁的房間,他就在裡面寫些甚麼似的,José Rizal一直到他被處死前都還有發表言論。
José Rizal被監禁的房間

禪堂 (silid ng pagninilay)這是菲律賓語,沉思間(contemplation room)是英文

菲律賓國家英雄紀念學院簽到簿




Jose Rizal在臨刑前寫了一首詩「MI ULTIMO ADIOS」,後來被翻譯成不同的語言,中文叫「我之訣別」是首相當的沉重的詩詞,內容描述對國家的熱愛,對死亡的從容,對時局之無耐,以及對菲律賓未來的寄望。中文原文如下

別了!祖國!艷陽之土!
南海之珠!失去的樂園! 
我樂於把這凋零之軀獻給你,
即使再年輕、再健壯、再幸福,
我仍然毫不憐惜,把它獻給你。
在無情的沙場,激烈的戰鬥, 
有人把生命捐棄,既不猶豫也不在意。
葬身之所,豈有分別?
在香杉、在月桂、在百合之下, 
在絞台、在原野,在刀槍或殉道的途上, 
只要為了國家、為了鄉土,它都一般無二。

我要在東方破曉的清晨死去, 
正當那旭日的光明衝破長夜的黑暗, 
如果曙光無色,就拿我的血漂染,
任你潑灑整個蒼芎,
把它染成一片瑰麗的鮮紅。
當生命之頁在眼前展開,我做過夢! 
當青春之火在心中點燃,我做過夢! 
夢見可愛的臉,啊!你這南海之珠!
不再悲傷!不再憔悴!
眉頭無結!眼眶無淚!
我愛之夢!我生之欲!

看見一枝羞放的花朵, 
有朝一日,在我墓地的草上,
請把它擁到唇邊深深吻我。 
也許我久臥墓穴,周身發抖,
讓我的眉梢感受你的輕觸,你的熱呼。 
讓晨曦照著我金色衣衫,
讓月光撫弄我無底創傷,
讓微風飄送我飲泣悲嘆。

若有鳥兒棲在十字架上,
讓它為我低吟,如對國殤。 
讓太陽把霧氣提升上蒼,
使夜幕在墳地重重下降, 
讓善人來墓旁喟我不遇, 
然後在靜夜為我默默懇乞, 
求你!我的祖國,讓我在天國安息。
哀禱吧!為那些不幸早逝的故友,
在悲泣!為你這將高飛的靈魂,
在歡唱!因你終將遠離這多愁的囂塵。
為國而死,不正是你日夜所望? 
然後躺在她的懷裡,安然無恙。為那些滿身傷痕的活人,
為那些因兒女悲慟的母親, 
為那些寡婦孤兒,那些受刑逼供的罪人,
然後為你自已的救贖而祈禱。
因為長夜漫漫只有屍身可依, 
然後對著蒼穹傾訴我遲來的抗議,
請別吵我清睡與深沈的神秘。
也許你會聽見聖頌在周遭悠揚, 
這是我啊,祖國,我在對你歌唱。

既無十字架,也不見碑坊。 
當我的墳墓已被人遺忘,
讓犁犁過,讓鍬翻過,
在我骨灰被風吹散之前, 
將它撒播,覆蓋大地。 
當我飛過高山越過大海, 
然後隱入無形我不在意, 
驚嘆空間的浩瀚與時間的無際, 
我將帶著光明與色彩,
傳播我的信心,我的愛。

我熱愛的菲律賓啊!請聽我最後的驪歌! 
我敬愛的祖國啊!令我憂傷的祖國! 
我把一切都獻給你----我的父母以及我的兄弟! 
因為我將去之國,沒有暴君也沒有奴隸,
那裡親善和睦,一切統於上帝。
別了!被蹂躝的朋友自我的孩提。
別了!從破碎的心底我呼喚你, 

感謝你!我的上帝!我走完了人生的勞途,
也感謝你!我的導師!你照明了我的路。
永別了!人類我愛!只在寂滅才有安息。 

                                 菲律賓 黎刹《永别》

MI ULTIMO ADIOS 原文

我之訣別的中文

告別了聖地牙哥館和Jose Rizal,我們倆又在園區中繞了一會,然後漫漫的步出這個有著悲壯歷史的古堡,大雨也正好在我們剛好參觀完時落下,感謝那衛兵,感謝這大雨,讓我對菲律賓的歷史有更多的認識,透過這邊可以感覺到菲律賓人是很重視他們的歷史,願大家都能從歷史的教訓中獲得些甚麼...。


在聖地牙哥堡後,我們搭著計程車前往Bus station,然後開始我們的北呂宋梯田大冒險,如果您是第一次看到這邊,或許可以從下面的行程總覽開始跟我們倆一起去冒險。

<待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