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9

夜高雄,月高雄


傍晚游完泳,腳傷沒能去騎車,只好換騎著黑天鵝,背著相機到處走走,
天空的中棉羊般的雲朵,被急著回家的南風趕著,一朵朵快速的在天空中飛過,
南風經過的地方,裙襬將空氣中的微粒掃的乾乾淨淨,
回家看了Google的月曆,原來今天是農曆14號,明天的月應該會更美吧!
今夜的高雄,在雲朵、星光及月色陪襯下,特別的美。


愛河怎麼拍好像都是這幾個角度,今天第一次嘗試到旁邊的立體停車場上拍照,延著停車場的汽車道繞了9層樓才到頂樓,腦中一邊想著為什麼有電梯不坐要這樣繞,頭都暈了,暗的停車場頂樓,只有我一個人背著相機拿著腳架走著,身邊的氣氛好像有一群強盜會跳出來搶我一般,但美景當前,先拍再說。拍之前我先把錢包和鑰匙藏到旁邊的花圃中,做確保!




再好的角度,還是只能拍個幾張就得離開了,這時肚子開始叫了起來,晚上只喝牛奶加布丁和燒餅實在是不夠的,走在鹽埕舊街上,發現左前鹽水鴨麵旁有許多人聚集,一看之下是家賣三明治的老店,小心的把腳架拿好,深怕打昏經過的路人,擠進人群中看Menu,一堆奇奇怪怪的三明治,還有紅茶豆漿,上一次在七賢路上 阿婆冰喝了一杯後,就不時會想念那個味道,中午才為了重溫舊夢,買了純喫茶加進豆漿內(純喫茶一點不純),今晚又讓我碰到了,走進店裡很開心的買了杯大杯的插吸管帶走,走出店門,回頭又看看排三明治的人群,吞了下口水,下次再來吧!



7點半開始拍到近9時,繞了愛河畔一整圈,上次看到在整修的黃金愛河又建起來了,一路上看到的遊客都好像日本人,排著隊要坐愛河遊艇逛愛河,坐船逛真的有比較不一樣嗎?晃的要命怎麼拍照阿!
這時雨還沒來,腦袋裡開始想著下一個拍照的地點,叫膝蓋忍著跑過快變紅燈的中正路,來到愛河的彼岸,喔!是另外一段。走下階梯看到這渡船頭上又是一堆像日本人的阿公阿媽,我在前方一點的位置,比較不亮的地方把腳架架好,先拍了一張,說時遲那時快,後方很遠處的爸爸發出大叫:下大雨了。
長這麼大,拍照那麼久又不是第一次碰到下雨,但我可沒像柏彥一樣有雨傘可以抽出來,只好用手先護著鏡頭,另外一隻手拿著快門線,眼睛看著手腕上的錶繼續讀秒,還得再騰出隻手搖信用卡(今天的黑卡替代品),這時的一分鐘,好像一輩子。



天公把我驅離了愛河,走就走,反正我想去單車道上看看,沒騎單車還是可以走走愛河單車道的。菱角田棧道旁,火車站國語、台語、英語、客語的廣播聲持續不斷,告訴旅客這般列車又誤點了幾分鐘,池中的青蛙好像在開同樂會般的的嘓嘓叫,哼!別以為裝青蛙叫我就不知道你是蟾蜍,我的手機鈴聲跟你們的叫聲一樣呢!
另外一邊的池子裡,星期二晚聽到的貢德氏赤蛙還是孤單的唱著寶貝妳在哪裡,再認真的聽了一會,發現今天是兩隻在談情說愛了,改天再來會不會就子孫滿堂。這邊想敬告青蛙們,不要只顧著開同樂會或是談戀愛,卻不好好工作,放任蚊子咬我的腳好嗎?這樣叫我怎麼專心拍照,掉下橋去怎麼辦。










右手拿著We are family的信用卡當做黑卡搖著,左手握著快門線,眼睛看著腕上的手錶秒針讀秒,這時候,時針與分針也不是閒著,繼續它們的繞圈活動,分針繞一圈,時針走個一小步,月越來越高,時間越來越晚,青蛙越叫越大聲,月台上的廣播聲不知幾時已經停了,耳畔彷彿響起了晚安曲,停下嘴邊讀秒的動作,定神看看時間,11點了,夜深了,是該回家的時後了。
今夜的月,好美,今夜的高雄,好美。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