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06

2006太魯閣國際馬拉松



早在九月初報名前,我就已經決定不參加,但為什麼今天我還是出現了?


這天我花了6個小時的搭火車,經過270km來到花蓮吉安,原因是秋賢退伍後不得閒,因此找我來代跑"2006太魯閣國際馬拉松"賽21km組。該說太魯閣媚力無法擋?或是我太愛玩?還是當初根本是缺700元報名費所以沒報?想了3秒鐘後,我就決定要來跑。

我站在吉安車站門口,看著黑漆漆天空落下的小小雨,等著荃偉來接我去他舅舅家,火車是20:58分到站,現在時間已經是21:30,站長說:『吉安那麼小,怎麼可能那麼久?』。
我開始失去耐性,忍不住又撥了一次電話;『阿你們是開到迷路了喔!』,果不其然,他們真的迷路了,地圖沒更新的先進全球導航系統,將車子領到了一個黑漆漆的"吉安舊站",看起來好像不是人會下車的地方,我想至少此時此刻,應該是沒有人會在那邊下車的。『出門前要記得更新圖資啦!』我一邊嘲笑他們一邊說著,但後來我就發現,並不全是導航系統的問題,車上的駕駛(育泰)跟副駕駛(荃偉)才是最大的問題來源,他們根本不聽導航系統的指示,一邊開車一邊講著鹹濕的笑話,我想這趟花蓮之旅,應該會十分的有趣。

清晨5點41分,我一個人坐在往新城的自強號上,放眼望去,滿車都是要參加太魯閣馬拉松賽的選手,我的伙伴們,因為停車問題,所以得搭晚一點的班次過來,而我先到新城找慶豐拿比賽的裝備。話說這次比賽是麻煩慶豐團體報名的,因此所有的報到手續都已經幫我們先完成了,我只要跟他拿到晶片及號碼布,高高興興的去跑步就好,真是太感謝他了。記得來花蓮前,我告訴秋賢說我要跟在慶豐後面跑,他告訴我:『跑1 km後,你會跑到吐血倒下』,我想應該沒那麼糟吧!好歹也跑個4 km才倒下,最後的成績我想應該有差到40 min,還好我沒跟著跑。

7點鐘,在大會的宣佈下比賽開始了,志在得名的選手早就衝了出去,而我們這種志在參加的則緩緩的隨著人群前進,在踏過第一塊晶片感應地墊後,我也跑了起來,前面5 km,就當作是熱身吧!比賽是由太魯閣的牌樓出發,往台鳳水泥廠方向跑約3km後折返,再進入到太魯閣的峽谷中,半馬21 km組的終點在溪畔,而馬拉松42 km組則是跑到天祥折返。此時的天空正下著毛毛細雨,在這樣的天氣中,漫跑在太魯閣峽谷中,真是大快人心。

我的伙伴中,荃瑋是一起出死入生過來的,因此我相信他可以在時間內完賽,而新朋友育泰和宏智,是報名5 km全民健跑組,但是身上還是帶了兩位沒有來的朋友的21km組晶片與號碼布,準備與我們一起挑戰太魯閣峽谷,我是從來都沒有跑過這麼遠,平常在學校也只有跑個4、5km就了不起了,21km要繞操場110圈,光用想的就暈了。跑著跑著,話說在5 km的水站,我回頭看到宏智還跟著我身後喘噓噓的跑著,看來是咬緊牙關下定決定要跑完21km了,荃瑋則還是一樣氣定神閒,再遠一點穿著亮眼橘色的育泰,高舉雙手跟我們說再見,看來今天他是拿不到獎牌嚕!

賽程在6km 又經過太魯閣峽谷中氣氛慢慢變了,體力與出發順序的差別讓隊伍拉的長長的,路兩邊險峻峭麗的峽谷地形,配合著偶爾的小雨及山巒,令人看的心曠神怡,直是一個慢跑天堂。太魯閣的風景一幕幕的在眼前流過,曾幾何時能有機會花兩三個小時在這邊觀光?在跑步的過程中,我的心中是充滿著這樣的感動,這感動也一直引領著我向前跑,太魯閣不愧是我心目中偶像級的國家公園,要努力掙取來這工作的機會。

看風景的同時,不忘回頭看看跑在旁邊的伙伴,宏智還是在我身邊努力的跑著,期待著水站的到來;荃瑋還是老神在在,氣定神閒,不時拿出他的K610i出來拍照,今天的攝影工作全靠他了;我邊跑邊調整速度,減緩一路經過欣賞在跑步的辣妹所帶來心跳加速的副作用,也維持宏智與荃瑋間的距離,朋友的力量在此時就展露無遺,大家彼此互相加油打氣,目標是能夠一起完賽。

在過了折返點後,我心中想著:『這下有非回去不可的理由了』,三個人臉上也一甩剛才最後一段上坡所帶來的愁容,開始嘻嘻哈哈,聊著沒上來的宏智,四個人一起來,就他一個沒上來,這下他往後的無盡日子中,將被烙上無能的印記,被這群損友嘲弄一輩子,萬劫不復,永垂不舉,話才說到這邊,那個耀眼的橘色又出現的眼前,疑?宏智聽到有人說他壞話,顯靈了,我的天阿!他居然也跑上來了。這該怎麼說呢?同儕間的力量、身為一個男人的自尊,可以讓人的潛能發揮到無限大,我比較相信是那種互相漏氣彼此嘲弄的力量,可以強魄一個人突破自己的極限。無論如何,朋友間的正義與邪惡力量,使我們四個人都順利完賽是不爭的事實。

回程的路上,由於下坡對膝蓋的破壞力實在太大,因此我碰到較陡的下坡就開始慢慢的走,然後被荃偉他們追過,我在上坡時再追回來,一路上就這樣進行著有趣的順序交替,到了最後的3、4km時,我腦中突然想到:『跑的成績太難看會被秋賢笑』,我開始加快速度,頭也不回牛不停蹄的跑著,荃瑋也使出吃奶的力氣跟我肩併肩的前進,宏智?我沒回頭,所以沒注意,但我想也是死撐著跟在後面才是,穿過最後三個長長的隧道後,眼前一陣亮,終點線就在眼前,我跟荃瑋對看了一眼:『一起跑進去』,我們的眼神中交換著這樣的訊息,看到這邊,她女朋友會不會又要砍我?荃瑋你快去跟她練習,下次你跟她一起手牽手跑。

完賽後,不知道是誰幫我掛上獎牌,接著去喝了杯薑茶抵抗不停落下的雨水,摸著膝蓋,等待同伴回來,領便當、退晶片、領衣服、換裝上車回花蓮,一切都過的很快,但過程中的點點滴滴,遠勝於最後的結果,2007的太魯閣,應該還再來吧?

新朋友育泰與宏智。

跟那個育泰比較起來,我應該算清純吧!

開賽了,萬頭鑽動。

一開始精力充沛的宏智與育泰。

跑得笑嘻嘻的兩個人,精力充沛。



能在這種地方慢跑,還有甚麼好奢求的呢?



不論男女老少,都一起在跑,估計約有8千人參加這場盛會。


宏智:『跑完了,YA!!我居然跑完了,我爸說我掀屁股』



育泰:『阿!阿!阿!,我也跑完了,我是真男人。』我希望能用這張照片幫他徵友。




南投醫院三寶....





這算是慢跑後遺症,這可不是我的腳。
Posted by Picasa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