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9/17

北大武山落難記


7月30號,這是個蠻特別的日子,因為這一天我要出發前往北大武山,這可是我第一座百岳,意義非凡。北大武山為台灣五嶽之一,北大武山位在屏東縣、台東縣交界處,標高3090公尺,為中央山脈最南端的主脊,魯凱與 排灣族的聖山,她是位於台灣最南端的百嶽,據學弟所言,北大武山在天氣好時可以遠眺玉山,且整個高雄、屏東平原就在你腳下。

在屏東的每一個日子,起床出門第一個映入眼廉的,就是這座雄偉的山,在這次北大武山的行程中,碰到的山友得知我們是屏科大的學生,笑著說:北大武山,屏科大學生的最愛;在研究所的兩年中,也不時可以聽到人說,沒爬過北大武山,就不算念過屏科大之類的言論,這些話說的真是貼切,地緣關係,讓我覺得北大武山像是屏科大的後山,這次也是帶著一顆爬郊山的心情去攀爬,或許就是這樣的心態,讓我們這次北大武山行─失利─連檜谷山莊都沒看到。


對於這次在北大武山迷路落難,過程不再多描述,同伴們的冷靜鎮定以及好體力,以及齊全的裝備,是這次幫助我們能夠順利出來的最大關鍵,第一次背上我的大背包上山,就碰到迷路、夜行、野外紮營以及活動失利,真是一次特別的體驗,表面上我愛好戶外活動,腳踏車、郊山踏青樣樣來,體力感覺也還可以,在文化時陽明山也是趴趴走,但似乎大山與我無緣,一直沒有機會一親芳澤,在經過武陵四秀、嘉明湖、玉山幾個計畫都沒能成行後,我的第一顆百岳之旅也一再延宕。話說這次的北大武本來是訂在七月中的,隊員也多達15位,原先的構想是與碩士班同學去畢業旅行,但是隨著颱風及大雨接二連山的來,所以又無限期延後,7/30號,雖然雨才停兩三天,但是我們實在不願意再等了,我這個不準的氣象台看準天氣會轉好,在和大伙討論後就決定出發了,我心中是多麼渴望這次北大武山行阿!除了想踏上自己的第一顆百岳外,也為自己在屏科大的日子畫上個完美的句點。

在山裡迷失方向真的是一件蠻可怕的事情,我們是蠢到跟著不知名的紅色塑膠繩高繞,一繞就太高嚕!我們在北大武山的步道上走了300 m後就此跟它說bye bye,背著大包包迷路真的很痛苦,沿著山勢上上下下,一會從海拔1700 m往下切,一會又由1500 m往上爬,還要自己開路,真的很懷疑如果今天不是自己念的是森林系,沒有在野外混過,今天會是怎樣的一個情況?在迷路的過程中路況並不是很好,我們身處的西大武山邊,在海拔1500 m左右地上就因為濕氣重,長滿了冷清草,底下又是布滿了頁岩,又濕又滑實在很難走,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溪明明就在海拔1000 m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會如此潮濕?延著稜線走,又是另外一種感覺,一路上覺得我們是踏在樹的上面在走路,地面覆滿了厚厚的落葉,走起來有一種在彈簧床上行走的感覺,地是軟綿綿的,偶爾不小心...腳就會踩空,掉下去卡在樹根之間,不過在稜線上走還是蠻舒服的一件事。

迷路時指北針跟地圖都是一向能夠幫你認清方位的好工具,但是在這個地方,指北針卻永遠都找不到北方,兩個指北針指的方向居然不一樣,這真是讓人傷腦筋,再加上GPS好了,但是...三個方向都不一樣,你到底要聽誰的呢?修道人要修行,常找到深山的寺廟去修,因為他們認為山中古樹參天,泉清石奇,靈氣滿溢,這樣對修行幫助大,我在想,是不是北大武山是是五嶽之一,又被設為北大武山針闊葉樹林自然保護區,在生態保育區位上屬本省西南氣候區鐵杉、雲杉、櫟林型森林生態體系之代表型,仙山靈氣林,使得它的磁場,也是那麼的不一樣,講到這,讓我由衷的尊敬這座山,下次...或許多帶幾個GPS再來吧!比如...60CS或是60CSX..呵呵!敗家喔!!

我們回來後一直在想,或許這一次,我們是有任務的,講這樣並不是為自己的迷路與大意開脫。下午4時許,我們確定了自己迷路的殘酷事實,在確認自己的位置後,討論後擬定腰繞西大武山切回北大武步道到檜谷山裝的策略,走著走著,腰繞其實是很不明智的選擇,但當時我們也沒有辦法,走著走著,就碰到崩壁,再高繞或下切,繼續走,又碰到崩壁,重複的過程反覆的發生,不好爬的,還得下背包,互相遞背包,我的天,這時背包的重量差別就出來了,背著還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大約6點時,我們隱約聽到人聲,嘿!我們一整天沒看到人了呢,還在懷疑的當下,出聲喊"有人在嗎?"....(又不是敲門),結果真的有人回應了,還問我們檜谷往哪走,我的天阿,那個紅布條,真是害慘人了,這又是一隊迷路的登山隊,還20來個人,2/3都是女生,還有許多我覺得很誇張的事,這邊就不多談了,反正他們也是迷路了,而且還不知道自己迷路了。我想這就是我們的任務吧!拯救這一隊人下山,這算給自己台階下嗎?見人見智,不過我想冥冥中自有天意,人在山裡,真的覺得自己好小,小命,隨時都會在這山裡送掉...。

在月色中拿著手電筒前進,隨時得注意腳下的地面是不是空的,手上要抓的樹枝有沒有軟皮動物在上面,還帶著20幾個人,說真的我還真的有點擔心,神經繃的很緊張,走著走著,不斷的高繞,我們又回到了嶺線,嶺線的路況在我的觀念裡是比較好的,台灣杜鵑林走起來很舒服,這個刻版印象領著我前進,但這時開始下了點雨,應該只是雲在動,產生的地形雨吧!稱著月光,我走上了一處窄稜,喔!!我的天,前方窄稜變斷稜,旁邊看下去黑漆媽烏的,我被嚇到了,身體出了一陣冷汗,登時虛了下來。在請建緯上來確任我所見的狀況後,我們回到較平坦的地方討論對策,大伙一致認為,就地紮營是比較保險的,等天亮再進續前進,在野地裡紮營,這又是我從來沒有的經驗,伙伴們就開始找平一點的地方紮營,鑽進帳篷後,今天的疲憊一掃而空,四個人窩在帳蓬裡吃東西,背的重的要死的食物,但一整天都沒吃,先把重的東西都吃掉再說。然後,排排躺,一人翻身,三人反應,這也是舉一反三,我...一牛當先,就先呼起來了,我的玩命伙伴們,對不起,我真的累了。

人在山裡真的很小,第二天早上我跟建緯去探路,沒走兩步就看到我們前一天從步道上切上來的地方,紅布條、台灣杜鵑林、鱈葉根山(有沒有記錯阿?),還有拍照的地方,一切是這麼的熟悉,仿佛昨天才來過,又是一身冷汗,我的天阿!怎麼在這裡,走了一整晚,又回到原處,對於號稱衛星地位系統的我,真是項信心打擊,後來看了地圖,又輕裝往西大武方向探路未果後,我們決定原路折返,雖然不好爬,但至少是確定能回家的路,一切小心行事,我們也告知另外一個登山隊我們的決定,他們同意跟我們一起下去,下去後他們要不要再去北大武,就不關我的事啦,我已經被嚇夠了,我要回家,我的殘念北大武,等我驚魂已定後,我會再來的,一定要去看看鐵杉林,看看三角點。
玩命四人組合,加起來肯定沒好事。


長在根部的樹瘤

從以上的照片你就可以了解,拍照的是很辛苦的,要走的比人快,還要忽上忽下,忽前忽後。

爬高山,為了就是壯麗的山景,與心靈的沉澱,擺脫習慣的生活作習。

雲慢慢的從山谷爬上來,登山口隱沒在雲中。

整天都沒看到人,看到鍬形蟲我高興的要飛起來。

令人心碎的崩崖。

破曉,清晨的空氣中散發著一鼓通透的氣息。

這就是我,有我的照片呢!!呵呵

這路真的不好走,手腳並用才上的去,還得拉繩子,玩盪鞦韆,爬樹....。

確定位置後,大伙看著地圖討論策略。

累倒躺在地上的建瑋。

荃偉應該沒有想到,這又是一次玩命之旅,差點把命送掉,他的女王,看了這篇應該會更嚴厲的禁止他接進我們。

吃早餐時一付悠閒樣的秋閒,有誰想到這趟會如此呢?我們來計劃下一次吧!

這次北大武,受到迷路的影響,照片並不多,真是可惜,期待下次的北大武登頂,要看到3090m的一等三角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