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4

Crested Serpent Eagle

 
左手拿著飯糰,右肩扛著腳架單筒,今天又來拍鳥,不一樣的是今天只有我一個人,我想是天氣有點糟,大家都躲在家睡覺。走在黑森林中,空氣中充滿潮濕的味道,到了定點,正想把東西都放好時,突然發現左前方2x公尺處,有一隻大冠鷲正對著我瞧,感覺就像在想"這傢伙要來做甚麼?"。
我可興奮了,我好久沒有這麼近看這樣大的猛禽,腳架架好相機裝上,就開始對著它一下一下的按著快門,真的太棒了,第一次與大冠鷲做這麼近距離的接觸。

人的心是很難滿足的,2x公尺並不夠近到能滿足我空虛的心靈,於是我採取低姿態,緩緩的移動的我的步伐,1公尺、1公尺的往前近,我想大冠鷲應該是有看到我的動作,但身為鳥中王者,牠並不把我看在眼中,牠可能在想,"隨便你吧!看你能變出甚麼把戲"。

我在橋上柱子及矮牆的掩護下蹲著走,慢慢的前進,越來越近,而大冠鷲也滿滿的出鏡頭所能包容的大小

最後,我終於到達橋的另外一頭,從來都沒有過橋如此小心如此辛苦的,但我此時,大冠鷲已經和我面對著面,我們倆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不到10公尺,牠睜著迥迥有神的銳利鷹眼,看著我奇怪的行徑,"這個傢伙到底要做甚麼"?

我想靠到這麼近,雖然是王者的牠,仍然是有點緊張,但為了掩飾,牠故做鎮定,東張西望。

但王者就是王者,氣質中充滿了王者風範,瞧牠自信的雙眼。

前後我與牠相處了將近一個小時,大冠鷲似乎有點不耐煩了,"怎這傢伙這麼煩,拍個不停,活像個狗仔.....",牠有所不知,我本來就是狗仔,不然怎會七早八早守在這邊晃。大冠鷲生氣了"青"了我一眼。

"好了,你慢慢玩吧!我可要走了,我是鳥中王者,沒時間跟你耗...。"

大冠鷲飛往更遠一些的枝上,還回頭看了一下我,"大哥你不要再拍了吧!",接下來牠把屁股抬高,我以為牠又要飛走了,沒想到居然...噗的落了一團金屎....。"我要ㄣㄣ啦!你這樣拍我怎麼ㄣ"
各位看倌,我沒無聊到拍牠ㄣㄣ,不用等照片了,今天還有其他的配角。
黃鸝,繁殖季到處飛,今天至少看到三隻。


池塘中的烏龜,緩緩的探頭換氣被我看到。

大捲尾。

另外壓軸的是一隻黑鳶,我第一次看到黑鳶停下來,通常都是在天空中飛,牠停在樹上時,還有聽到牠的鳴聲,真是有感覺。

古有言,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記得不要賴床了,王者是不會等你的,明日請早呢!
 Posted by Picasa

熱門文章